536
疫情防治要注意责任动力管理的动态性,切勿教条主义一刀切的做法!

责任现象学分析:

责任现象公式:R1(0)+R2(L)=0

有的地方管理者不分疫情防治的责任动态发展性、变化性,一刀切的做法的情况掩盖的其实是执政工作能力的低下,怕担责更是另一种教条主义、形式主义的做法。

全国至少分三档:

第一档,低风险地区,对外,防止疫情输入,对内,全面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
第二档,中风险地区,对外,防止疫情输入;
第三档,高风险地区,对内对外参考中风险地区,并加了四个字“严格管控”。

关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分区分级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由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印发。

自疫情发生以来,该机制一直在高效运行,几乎每天都有记者会,提供各种最新信息,发布指导意见。

但这份文件,显然不寻常,尤其是里面的12字表述:科学防治,精准施策,分区分级。

都很意味深长的,或者说,也是对某些地区的当头棒喝。

在解释这12字之前,先看一下文件出台的背景。

新华社的报道,有一句话这样说: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在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下,各地各有关部门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履职尽责,全力防控,经过艰苦努力,疫情形势出现积极变化,防控工作取得积极成效。

请注意里面的最后表述:经过艰苦努力,疫情形势出现积极变化,防控工作取得积极成效。

两个积极:积极变化,积极成效。

虽然还不能掉以轻心,不能轻言拐点已经到来,但中国的防控形势,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那政策上,就必须进行相应的重大调整。

这就牵涉到这份文件最不寻常的地方,一些具体的意见了。

新华社的通稿,是这样表述的:

《意见》要求,各地要制定差异化的县域防控和恢复经济社会秩序的措施。要以县(市、区、旗)为单位,依据人口、发病情况综合研判,科学划分疫情风险等级,明确分级分类的防控策略。要划小管控单元,辖区内的城乡社区、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和个人均应按要求落实相关防控措施。

一句话,必须分区分级,不能笼而统之,比如说河南疫情严重,你就必须对所有的河南人员物资如何如何。

要知道,河南好歹是一个近1亿人口的大省,因为靠近湖北,确实有确诊病例较多的县市,但也有不少一个新增确诊病例都没有的县市。如果都归于一个级别,那岂不乱套了。

所以,这样简单化对待河南,肯定是不行的。

具体怎么做?

按照《意见》:

低风险地区,要实施“外防输入”策略,全面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

中风险地区,要实施“外防输入、内防扩散”策略,尽快有序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

高风险地区,要实施“内防扩散、外防输出、严格管控”策略,根据疫情态势逐步恢复生产生活秩序。

湖北省和武汉市要继续采取最严格的防控措施,坚决防止疫情扩散。北京市要继续做好防控工作,确保首都安全。

说得相当明白了,全国至少分三档:

第一档,低风险地区,对外,防止疫情输入;对内,全面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

请注意:是全面恢复!全面,不是部分!

第二档,中风险地区,对外,防止疫情输入;对内,防止疫情扩散;但也有一个要求,尽快有序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

请注意,是尽快有序!也要尽快,不能拖拖拉拉。

第三档,高风险地区,对内对外参考中风险地区,并加了四个字“严格管控”。但还有一句:据疫情态势逐步恢复生产生活秩序。

意思很明确,疫情态势好转,那就要逐步恢复。因为情况复杂,可以逐步一下。

但《意见》还特意点了两个特殊地区:

第一个,自然是湖北和武汉。

“湖北省和武汉市要继续采取最严格的防控措施,坚决防止疫情扩散”,毕竟这里是源头,是战“疫”的重中之重,所以,要“最严格”。

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这里是高风险中的高风险,可以说是例外。

第二个,首都北京。

“北京市要继续做好防控工作,确保首都安全”。北京毕竟是首都,地位特殊,人口流动性大,所以必须确保“首都安全”。

所以,按照北京的相关规定,从2月14日起,所有返京人员到京后,均应居家或集中观察14天。

嗯,怎么说呢?这是首都的特殊地位决定的,其他地方就不要随意参照了。


(二)

为什么要出台这份文件?

我的理解,疫情发生后,各地各种土政策出台,虽然也有助于防控疫情,但却造成了全国生产生活的混乱,因此,在取得积极变化的时候,就需要迅速纠偏,统一相关政策了。

不然,很多地方都很难办。

焦急的地方,比如江苏的苏锡常通泰五市,前几天干脆联合发文,确保五个城市间的物资道路畅通;但更多城市,还在较劲,还在观望,还在等待。

但老百姓没法这样耗啊。再等下去,鸭子都在吃鸭子了,猪都要饿死了,猪肉价就更贵了。

所以,我们也看到了很多光怪陆离的现象,比如媒体就报道:

一个温州小老板,因为到处设卡等原因,被困在高速路上15天,啃方便面啃得嘴巴烂,晚上还一度睡在墓地里。湖北车肖师傅,就因为车是鄂字开头,各地服务区拒绝进入,整整在高速路上流浪了20多天,得到汉中交警帮助时,肖师傅流着泪连说“太难了”……

不提大家生活上的各种不便,也不提多少养殖户,饲料运不进来,流泪看着家畜家禽一批批的饿死。还有,大量工厂无法复工。用一位朋友说的,中国的口罩产能,其实是惊人的,你要多少只就能有多少只,但现在就是短缺,为什么?

没人生产!

改革开放的一个重大成果,就是人们摆脱了户籍的限制,很多工厂雇的都是外来员工,他们回不来,回来哪怕一切都好,也必须隔离14天,这还怎么生产?

而且,生产都是有链条的。我们可以特事特办,口罩厂员工可以提前复工,但原料厂没有复工,仍旧是只能看着机器发呆。

如果你是疫情高风险地区,你各种严防死守,完全可以理解,也是对人民生命的高度负责。

但偏偏你那个地方风险很低,甚至都没有或者很多天都没有新增确诊病例,那层层加码,上纲上线的防控,甚至对老百姓生活不方便都不管不顾,完全是胡搞。一刀切,不顾情况发展动态性就是掩盖自己工作能力低下的表现,更是不责任的做法。



中央看到了这个问题,所以,2月12日召开的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有一句话是这样表述的:

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实事求是做好防控工作,对偏颇和极端做法要及时纠正,不搞简单化一关了之、一停了之,尽可能减少疫情防控对群众生产生活的影响。

198位亲的支持,是我最大的责任动力!
Copyright © 2015 ICP备案:沪ICP备14053021号
责商(上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平台提供商)
江西应用科技学院—责任动力学研究院
联系电话:18668207012
公司地址:上海市杨浦区军工路1076号031幢A90室